江西十一选五

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信息检索:
  • 十世班禅与赵朴初 :平生风义兼师友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杂志 2019-05-08 09:46:00

      2019年1月28日是十世班禅大师圆寂三十周年纪念日。他生前与赵朴初两人作为新中国佛教界的领袖,结下了一段深厚法缘,对于促进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关系的融合,实现三大语系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做出了丰功伟绩。
      少年活佛与赵朴初的交往
      1952年,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曾到上海,时任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上海市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赵朴初负责接待十世班禅大师,并安排了一次盛大的集会,让上海的佛教群众有机会参见。
      1954年后,赵朴初时常住在北京,主要担任佛协工作,除在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和其他场合见到班禅大师外,还几次和佛协喜饶嘉措会长一起去拜见十世班禅大师。
      1956年,赵朴初到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 2500年纪念活动,当时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也在印度,赵朴初曾到他们两位的住处拜访。至此之后,十世班禅与赵朴初见面就不多了,即使是见面,也没有深谈。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恢复,赵朴初与十世班禅再次见面时隔将近20年,据赵朴初回忆录里讲述,他说:“我没想到大师的面貌变得那样的堂堂而丰满,身材那样出众的高大,汉语讲得那样的流利而条理井然,佛法和世间法那样的精通,足见他的才智过人和平时的勤奋精进。”
      1980年12月,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召开,礼请十世班禅担任名誉会长,选举赵朴初为会长。这以后,赵朴初与十世班禅的联系就是经常性的了。在两人的交流交往中,十世班禅大师从来没有因为担任的是中国佛教协会名誉职而推卸责任,凡是佛教协会有关人员有事向他汇报,他无不细心听取,尽力协助。至于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佛教工作,他更是不辞辛劳地亲自奔走。他为佛教健康发展,同时也为国家的民族事业做了大量的、别人代替不了的工作,树立了卓越的功绩。
      共举宗教法炬
      赵朴初形容自己与十世班禅大师的关系,可以用古人的一句诗:“平生风义兼师友”来形容。赵朴初在平时的工作中多次得到十世班禅的大力支持。
      在对待佛教事业所面临的问题时,他们两人的看法很一致。十世班禅大师根据在藏区视察工作时所发现的问题,解决了藏传佛教活佛的培养问题。他还会同赵朴初共同倡议、创立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1987年9月1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北京西黄寺成立,十世班禅与赵朴初参加了成立大会,并作了重要讲话。十世班禅大师在成立大会上表示,成立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是一个创举,这将改变以往经院式的教学方法,学员不仅要学宗教,而且要学政治。佛学院的办学宗旨是培养政治上拥护中国共产党,遵守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珍视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团结的高级宗教界人士。在成立大会上,十世班禅向赵朴初颁发聘书,聘请赵朴初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高级顾问。
      在我国宗教工作的法制建设方面,为了使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得到切实的法律保障,使宗教政策法律化,十世班禅大师、赵朴初会长与基督教的丁光训主教曾共同提出了一个《建议草案》,供有关部门在起草宗教工作法规中参考。十世班禅几乎每次在人大会议上,都要谈到宗教问题,他对制定宗教法规也十分支持。由此可见,十世班禅大师对宗教政策的贯彻落实无比关心,对佛教事业无比忠诚,他的热情像火炬一般地照耀人心。
      十世班禅圆寂 赵朴初悲痛悼念
      1989年1月,赵朴初生病住院。
      一天,十世班禅来到医院,告诉赵朴初,说自己就要动身回西藏。十世班禅亲自递给赵朴初一张请帖,想要邀请赵朴初参加“班禅东陵札什南捷开光典礼”。看到赵朴初卧病在床,十世班禅说:“我知道你不能去,但我必须把这份请帖送给你,你留作纪念吧。”他同时还送给赵朴初一枚无量寿佛的纪念章,这枚纪念章是十世班禅亲自设计的。想不到,这次见面,竟成为了赵朴初与十世班禅的永别。
      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前往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扎什伦布寺主持二世到九世班禅合葬灵塔重建开光典礼,由于十多天的劳累,突发病情,28日晚圆寂,享年51岁。
      此时,赵朴初刚刚出院,将前往香港视察天坛大佛工程。他听到这个消息,当即致电中国佛教协会并转全国人大常委会,表示沉痛哀悼,并提前返京举行悼念活动。
      1989年2月3日,赵朴初参加了首都各界人士1000多人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追悼会,并发表《日坠中天》的讲话,深切悼念十世班禅。
      1990年1月17日,赵朴初赶到广济寺,参加纪念十世班禅圆寂周年法会,并发表讲话,颂扬了班禅的光辉事迹,愿全国佛教徒同发大心,努力学习大师“四个热爱”的光辉典范,继承他的遗志,献身于“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
      十世班禅大师耿直干练的性格,使他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与赵朴初的友谊直到现在都被人们津津乐道。作为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他热爱自己信仰的宗教;作为藏族同胞的优秀代表,他热爱自己的民族;作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热爱祖国;作为党的忠诚朋友,他热爱中国共产党。时光的车轮不停转动,历史的印记不会被磨灭。时至今日,人们仍旧铭记这位为西藏稳定与发展、民族团结贡献了毕生精力的先行者。
      (本文刊发于《中国统一战线》杂志,作者 周晶)